最早有记载的“上海人游长兴”,也许从宋元明开始

水口乡

04-08 08:46

松江陆伯通:镌在国保单位“顾渚贡茶院遗址及摩崖”中的上海人题记

——最早“上海人游长兴”,也许可以从宋元明开始


关于国保单位摩崖题记中的新发现:

 “把酒坐芳草,亦有佳人携”,这是唐代大诗人杜牧春游长兴顾渚之后,欣然提笔写下《茶山下作》诗句。千百年来,顾渚之波,尧市坞深,绿水青山不变。阳春三月,畅游长兴顾渚,你不妨探访一番镌刻在岩崖的唐宋题刻,徜徉风雅时空,当不失诗意。
 唐大历五年(770年),经陆羽推荐的长兴紫笋茶,根据代宗皇帝的诏命,开始进贡,同年,唐代宗在宜兴和长兴交界的顾渚山设置贡茶院,命湖、常二州刺史亲自上山督办贡茶的采集、制作和运送京城长安的事宜。这是中国茶史上第一座由官府直接焙制贡茶的机构。从初始的500串(一串相当于一市斤)贡额,十年之后进入建中年间,贡额增至3600串,至贞元五年(789年),德宗皇帝要求紫笋茶在清明前送达京都长安,谓之“急程茶”,随着紫笋茶生产规模不断扩大,至唐武宗会昌中,紫笋茶的贡额达18400串(斤),时役工三万、工匠千余,紫笋茶逐步走向鼎盛。自唐代起历经宋元明清,连续进贡千余年之久。每年春天,地方官员督贡和文人墨客游春,把品茗、咏茶作为雅事,唐代又是摩崖石刻的兴盛时期,摩崖石刻正是唐代茶叶发展和茶文化空前繁荣的一个见证和缩影。
自唐大历五年(770年)至唐末,有据可查的就有颜真卿、杜牧等28位湖州刺史先后来此“修贡”,他们的身份既是湖州刺史,也是修贡茶者,更是唐诗历史上著名的诗人,他们留下摩崖题记是反映唐代紫笋贡茶文化的活化石,更是研究唐代政治制度、经济发展、书法艺术的珍贵史料。
2006年5月25日,顾渚贡茶院遗址及摩崖被国务院作为石窟及石刻类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图片

▲顾渚贡茶院遗址及摩崖文物保护标志碑


在这国保单位之中,今留有西顾山(又名白洋山或银山)最高堂摩崖袁高、于頔、杜牧三方;斫射岕老鸦窝摩崖张文规二方、裴汶一方,李词的一方,共四方;悬臼岕霸王潭摩崖杨汉公、汪藻、韩允寅三方,总计十方。
新发现有确切名姓籍贯的“松江陆伯通”,就紧跟在唐宋摩崖最晚的“韩允寅题刻”之后(位于该题记的左侧)。
韩允寅题刻的内容为:会稽韩允寅、武林钱孜、桐江方释之,携男迅绾,以绍兴壬午三月辛酉来。该题刻于贡茶院建立之后的第392年,即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韩允寅题刻为长兴水口唐宋摩崖里面纪年最晚的一方。韩允寅曾任遂昌县丞,颇有政声,升任之后,在时任长兴知县方释之的陪同下,游览顾渚悬臼岕,并摩崖题刻,留下了贡茶史上遥远的绝响。


图片

▲长兴县博物馆藏南宋韩允寅题刻拓片


在南宋时期,同一磨平的崖面上,在韩允寅题刻的左侧,新发现了“松江陆伯通”的题刻,如果同属南宋时期,那最早“上海人游长兴”,也许可以从宋元明就开始了。


图片

国家文保工程维修中的新发现:松江陆伯通,其右侧为韩允寅题刻


图片

国家文保工程维修中的新发现:“松江陆伯通”特写


关于松江:

那出现的“松江陆伯通”,最早可以追溯到南宋时期吗?
查阅相关资料,松江区,现在位于上海市西南部,历史文化悠久,有着“上海之根” 的称呼。位于黄浦江上游,东与闵行区、奉贤区为邻,南、西南与金山区交界,西、北与青浦区接壤。1277年,即南宋景炎二年、元至元十四年,升华亭县为华亭府,领华亭县。1278年,华亭府改名松江府(松江名称以境内有吴松江得名。吴松江最早见于《后汉书·左慈传》,本谓吴地松江,至宋始称吴松江,明、清作吴淞江)。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分华亭县东北境置上海县,属松江府。
   所以,“松江陆伯通”中的“松江”,最早可以追溯到宋末元初时期。
 

关于明代长兴与松江的名人联系:

当然,明代的松江府名气更大,源于强大的松江名人资源。其中在嘉靖、万历年间,长兴与松江的联系亦十分密切。
万历《元曲选》编撰者长兴臧懋循的父亲臧继芳便做过松江府的知府。臧继芳,字原实,号尧山,嘉靖十九年(1540)庚子举人,嘉靖三十二年(1553)癸丑进士,历工部虞衡司员外,都水司郎中,擢直隶松江知府。
臧继芳中进士知松江府之后不久,臧懋循于万历八年亦中进士,臧继芳、臧懋循为父子进士,传为一段佳话。
臧继芳出任松江知府,与徐阶有密切的交往,臧继芳过世后的墓志铭就是由徐阶题写的。徐阶之孙徐元晹还娶了臧懋循(1550-1620)的女儿。
根据顺治六年《长兴县志》载,长兴县南大街进士坊有2座,其中一座即为明代鼎嘉桥一门七进士之一的臧继芳所建。该条目有“为郎中臧继芳建”七字。


图片

顺治三牌坊,中间“进士坊”为臧继芳等人建


与臧继芳结为儿女亲家的徐阶,其墓更是选葬在了长兴。徐阶曾与严嵩同朝为官,最终却斗败严嵩父子,因而名垂史册。他亦提携过张居正,帮助过海瑞。徐阶60多岁时返老归乡,晚年受到政敌打击,则墓葬长兴。根据记载,徐阶“万历十三年 (1585年)赐葬于长兴县东山嘉会区之原。”如今,徐阶墓为长兴县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图片

徐阶墓平视图


链接:徐阶墓位于长兴县和平镇东山脚村东北东山的山脚下,为明代嘉靖后期至隆庆初年内阁首辅徐阶的墓葬。
徐阶墓墓地,由徐阶生前自己选定,逝世后,由万历皇帝赐祭,初为九坛,后加等为十三坛,赠“太师”,谥“文贞”。整个墓园分为墓葬区(含墓穴、拜台、石砌台阶、月牙池、排水沟等遗存),以及墓庐(今开辟有徐阶生平陈列展)和碑林神道(今残存有龟趺和断碑)。今自上而下七坛进行修复,七坛以下原址保护。探明墓葬总长69.8米,最宽处18.8米,高差13.2米,中轴线角度280°,坐东朝西,占地面积1300余平方米。


图片

徐阶墓全景航拍


墓区有保存完好的月池,位于徐阶墓葬区中轴线的中下方,为长条石砌半月形的水潭,属明朝品阶官员墓葬等级的体现。该月池底部石砌为明代万历年间的原物,上面4层砌石为后期加建修复。


图片

龟趺


2019年4月至8月,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长兴县博物馆,对位于长兴县和平镇东山脚村的明代墓葬进行了调查和勘探发掘。此墓位于东山脚村东北东山的山脚下,墓穴早年被盗掘,根据对流落于村民家中的墓志铭解读,墓葬形制规模、用材等的判断,一致认为该墓便是明代嘉靖后期至隆庆初年内阁首辅徐阶的墓葬。经长兴县人民政府、和平镇人民政府会同文广旅体局、博物馆、徐氏宗亲和爱心企业家共同努力,完成了徐阶墓的修缮工作。长兴县博物馆就徐阶的一生功绩,在墓庐位置开辟了《徐阶生平展》专题展览。2019年8月,徐阶墓被公布为长兴县第七批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关于陆伯通“松江陆氏”的渊源:

除了徐阶之外,松江陆氏,在明代可以说名扬天下。围绕着陆树声周围,陆彦章、董其昌、袁可立等皆是可圈可点的人物。
明万历年间,松江华亭人陆树声年近百岁,今留有“百岁坊”。陆树声于嘉靖二十年(1541年)参加考试,考取了会试第一名,被选为庶吉士,而后被授予翰林院编修,开始了他的官场生涯。陆树声官至正二品礼部尚书。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陆树声病逝,享年97岁,追赠太子太保,谥文定。
 “同年同门三进士”,万历五年(1577年),陆树声请董其昌到家里,教授他的儿子陆彦章,董其昌也因此得以从学于陆树声,尊其为恩师,同时在陆家私塾寄读的还有睢阳人袁可立。万历十七年(1589年),陆彦章、董其昌、袁可立同时考取进士,这就是“同年同门三进士”。后来,袁可立官至兵部尚书,陆彦章官至南京刑部侍郎,董其昌官至礼部尚书,并潜心书画,终成一代大家。
陆彦章,字伯达。因资料缺乏,我们现在无从推定“松江陆伯通”与“松江陆伯达”之间的关系,但是松江陆氏,在明代从陆树声、陆伯达打开,显然已成望族。
值得一提的是,著名的元代大画家黄公望,原名陆坚,其祖父原居松江,为陆龟蒙十四世孙。而长兴亦恰是陆龟蒙隐居之地,曾在顾渚、陆汇所居。
 

图片

黄宾虹所撰《长兴词存序》:顾渚之波㶁㶁,尧市之坞深深


如今顾渚为名副其实的“上海村”,全域旅游早已为长三角所熟知,作为绿山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样板实践地,其在明代,乃至唐宋元,“松江陆伯通”们早已往来,比如杜牧、袁高、于頔、汪藻等大家,于此推崇备至。


来源:常聚长兴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