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往事② ∣ 长兴最早为革命献身的女烈士沈秀英传略

史志办

10-22 11:11

长兴最早为革命献身的女烈士

沈秀英传略

 

  长兴县史志研究室供稿

 

 

  沈秀英,又名沈方中,化名沈忏英、沈茵。 1925年参加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先后担任中共江苏东台县委委员、中共中央高级干部培训班联络员等职。一生革命生涯中曾四次被捕。1932年12月11日病逝于南京模范监狱,年仅32岁。沈秀英是长兴县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牺牲的第一位女烈士。

 

沈秀英(1900—1932)

 

  1900年,沈秀英出身于长兴县包桥乡童家村一个封建大户家庭。父亲拥有800多亩田地,娶有三房太太,沈秀英是长房太太的第三个女儿,乳名梧珍,由于父亲望子心切,而母亲却一连生了三个女儿,所以沈秀英出生才16天就抱给人家当了童养媳。后来,弟弟六七岁时,父亲请来塾师教儿子读书识字,并接沈秀英回家陪读。弟弟因体弱多病,读书跟不上。而沈秀英虽是陪读,但她既天资聪颖,又十分用功,所以学习成绩超过弟弟,深得私塾先生的器重。日子久了,她父亲也感到女儿是块读书的料,并开始喜欢她了。在私塾先生的撮合下,十来岁的沈秀英给长兴县两等女子小学校长戴毓儒、丁凤元夫妇做过房女儿,并开始在该校读书。丁凤元早年在长兴主持劝学所,热心于教育事业的革故鼎新。他见干女儿聪明好学,很是喜欢,常常教育她要积极上进,争取做一个有知识、有抱负的人,这对以后沈秀英走上革命道路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几年后,沈秀英转入长兴县立箬溪高等小学读书。

  1918年,沈秀英考取湖州省立第三中学师范部。在师范读书期间,学习十分用功,成绩也总是名列前茅。1922年师范毕业后,回到长兴,在县两等女子小学教书。此时,她父亲多次催促,要她早日完婚。这时的沈秀英已不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封建弱女子,她有自己的思想,也有了对新生活的追求。她决定要跳出封建家庭的束缚。

  1925年初,她离别家乡,只身一人考取了上海大同大学,这成为她人生的一大转折。在上海,她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实现了世界观的转变,最后成长为一名共产主义的战士,直至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当时的上海,正处在“五卅”运动的前夕,马克思列宁主义广泛传播,中共领导的反帝反封建的工人运动蓬勃兴起。震惊中外的“五卅”运动爆发后,沈秀英目睹了封建军阀与帝国主义相勾结,无辜群众惨遭屠杀,心里异常气愤。她开始认识到,国难当头,拯救民族危亡是每个爱国志士的职责。是年秋,她毅然从上海大同大学转入由国共两党合作创办、培养干部的上海大学。在学校里她发愤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并且理论联系实际,经常走出校门,深入社会,到青年女工中去,教育她们要团结起来为争取自己的生存权利而斗争。

  1925年冬的一天,沈秀英来到沪西小河渡路日本纱厂门口,向正在上下班的中国青年女工进行宣传,突然被巡捕逮捕入狱。面对外国资本家,沈秀英毫不退缩,提出要实现八小时工作制、不准打骂工人等要求,极大地鼓舞了工人们的斗志。后经上海学生联合会营救,获释出狱。是年冬,她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在上海大学学习期间,沈秀英遇上了一位志同道合的战友孙秋生。孙秋生出生在江苏东台县一个破落的地主家庭。1925年在南京东南大学附中因组织学生运动被校方开除。翌年春,为反抗包办婚姻来到上海,进入了上海大学,并开始走上革命的道路,相同的命运、相同的志向,使两个青年人很快产生了真挚的感情。1926年,他们在上海正式结了婚。不久,孙秋生担任杨树浦(后到吴淞、闸北)区委书记。沈秀英协助丈夫,先后在杨树浦、吴淞、闸北一带做青年女工的工作。1927年初,她正式转为中共党员,开始了新的革命征程。

  1927年在中央军委主席周恩来的亲自指挥下,上海工人发动了第三次武装起义。沈秀英在闸北区宝山路一带,指挥工人队伍同军阀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她冲锋在前,连续战斗两天两夜,表现得非常勇敢。是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了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上海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中共党组织为了保存革命力量,组织一部分党员骨干去江浙农村开展农村土地革命。沈秀英夫妇受党组织指派去江苏东台。到东台后,她顾不上侍奉公婆,就立即投入新的战斗。她担任中共东台县委委员,并以国民党东台县妇协主委的身份,在东台的母里师范、县立中学、大丰垦牧场等地开展党的工作;在莫家庄、青墩等地秘密发展党员,建立党支部;还通过组织农民协会,为发动农村武装暴动作准备。

  1928年春,由于叛徒告密,沈秀英在东台被捕,被押往南京江苏特种刑事法庭。面对敌人的引诱胁迫,沈秀英坚贞不屈,始终未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后经组织营救出狱。此时,中共东台县委已遭破坏。是年秋,沈秀英夫妇回到长兴县。此时,沈秀英已将全部身心投入了党的事业。她广泛接触社会各方面,邀集一些进步人士,商讨国家大事。她还利用课堂,积极宣讲党的进步主张,激发学生们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热情。

  1929年夏,沈秀英夫妇重新回到上海。组织上安排他们在共青团江苏省委工作,孙秋生任团省委秘书长。

  1930年冬,党中央在上海法租界善钟路仁兴里10号创办高级干部培训班,为各省培养输送主要领导干部。党组织决定由孙秋生负责培训班的日常事务,沈秀英调党中央机关担任传递中央文件和秘密联络工作。由于白色恐怖日趋严重,沈秀英的环境十分险恶,随时都有意外事件发生的可能。但沈秀英胆大心细,机智灵活,工作非常出色,受到中央领导同志的夸奖。

  1932年9月20日中午,由于叛徒告密,培训班秘密机关遭到敌人破坏。沈秀英被捕,同时被捕的还有她的丈夫和三岁的大女儿。此案惊动了国民党当局最高领导层。南京国民党军政部长何应钦大喜过望,立即给上海去电,称“此案与剿匪区另案牵连,实有并案鞠询之必要”。他又亲令上海市公安局将沈秀英移送南京审理,企图从沈秀英一案中打开缺口,一举破获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机关。此时的沈秀英早已将个人的生死安危置之度外,所以无论敌人严刑逼供,还是派人“说服”,沈秀英都不为所动,始终严守党的秘密,同敌人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

  沈秀英被捕入狱后,党组织曾想方设法组织营救,由于国民党当局已将此案列为重点案件,监狱戒备森严,所以几次营救均未成功。沈秀英入狱时,因产后不久,体质非常虚弱,经监狱里的折磨,健康更是每况愈下。不久,在狱中染上了白喉病。由于得不到及时治疗,病情日趋严重,经常处于半昏迷状态。但沈秀英并没有因此而松懈斗志,她仍以顽强的毅力同敌人和病魔作斗争,充分表现了共产党员大无畏的英勇气概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1932年12月11日,沈秀英不幸病逝于南京模范监狱,时年仅32岁。长兴人民将永远缅怀这位不屈的先烈。

  (本文选自《中共长兴党史人物》第10-14页。该书由中共长兴县委党史研究室编,章小义主编、许虔东副主编,许虔东、陈松清、沈富清、章小义、谢文柏编辑,1995年2月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公开出版)

 

 

更多新闻